一越跨千年

云南9个“直过民族”整族脱贫背后

信息来源:南方电网报  发布时间2020-03-31

  “佤山幸福工程”之沧源光荣新村景象。临沧供电局为此工程投入2400多万元,解决了沧源地区的用电问题。 阿冰梅 摄

  供电员工走进佤族村寨,开展安全用电知识宣传。 李文彪 摄

 

  近日,云南省宣布除怒族、傈僳族外,独龙族、基诺族、德昂族、阿昌族、布朗族、普米族、景颇族、佤族、拉祜族9个“直过民族”和人口较少民族实现整族脱贫,全省“直过民族”和人口较少民族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底的17.6%降至2.41%。

  这背后离不开“直过民族”本身的努力,更离不开党和国家一直以来对他们的关怀、重视和扶持。从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,到定点帮扶、扶贫协作、企业帮扶等多种方式,云南“直过民族”正在摆脱千年贫困,拥抱现代文明。

  打破隔绝

  2010年一次名为“拉祜族的现实与未来:一个‘直过民族’的启示”座谈会中,中国民族报社总编辑普永生分享了他在2000年前到拉祜山区的见闻。他去的村子离澜沧县城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在那里,他看到一位村民家里全部家当加起来,可能连100块钱都没有。

  “和我同去的一位拉祜族副县长告诉我,当地的百姓中,有1/3家庭的情况都是如此。人们的住房是用竹子搭成的,四面透风;床是用木头支起来的,床上连棉被都没有,大家盖的就是政府救济的毯子,这些毯子因为长期使用,都已经被蹬烂了。”

  与之相对的,当地的孩子一般要上到六年级才能用汉语交流,见到陌生人进村子,拉祜山乡的村民就会纷纷躲起来。普永生认为这是地理环境隔绝、当地人与外界语言不通导致。“他们害怕与人交往,担心上当受骗,因此以各种理由拒绝与外界交往。”

  这不是孤例。在云南,共有独龙、德昂、基诺、怒族、布朗、景颇、傈僳、拉祜、佤族、阿昌、普米11个“直过民族”。他们在新中国成立前,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或奴隶社会的社会形态,许多人以狩猎为生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步跨入了社会主义社会,人们称之为“直过民族”。

  他们大多聚居于生存条件恶劣的偏远山区、高寒山区和边境山区,交通、水利、电力、通讯、信息等群众自我发展所必需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,加上这些地区特殊的地形地貌和地质条件导致地震、泥石流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频发,因灾返贫致贫情况时有发生。

  物理位置与心理上的闭塞,成为“直过民族”脱贫难的重要原因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连接”就显得尤为重要。路、电、水等基础设施的完善带来的不仅是与外部的物理通联,还有信息渠道的打开。

  以电力为例,2016年云南省启动实施《云南省全面打赢“直过民族”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(2016-2020年)》之前,南方电网公司已经在云南实现户户通电。

  “金沙江,怒江,独龙江,两侧的山峰犹如刀削斧劈,一排孤零零的电杆翻山越岭,蜿蜒进入大山深处。”

  《人民日报》2012年的一篇报道里记述了当时云南高山地区通电的艰难。“山高坡陡、土质疏松,雨季大面积滑坡、塌方,修三天路干两天活……”“一根电杆到(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)大水村,先是用农电车在狭窄的山间土路上搬运,然后用拖船和铁浮桶在金沙江上拖行,之后再用索道从空中往山上拽,最后再用绞磨拖。到目的地需要经过一个星期的‘海陆空’旅程。”

  但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。有了电,群众就可以买电视机,有了电视机就可以了解外界。有人说当地村民甚至省着猪油吃,都要攒钱买电视。

  电就像是一个带来梦想的种子。它穿透了深山大水,把久居于那里的百姓拽到了现代世界的面前。在给予一个梦想的同时,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。

  比如,以前煮饭靠柴,照明靠火把,总也离不开树。砍树成为自然的事情,这导致了水土流失,雨天容易泥石流山体滑坡。电改变了这些。比如,有了更多信息,外出打工的,栽种经济林果的也多起来。电还带来生产力的提升,在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基诺乡,以前人工制茶半小时7—8公斤,现在用电半小时50多公斤,产量提高了6倍不止。

  电只是疏通闭塞的其中一环,帮助“直过民族”彻底摆脱贫困,还有更多关卡要过。

  一场接力赛

  帮助“直过民族”摆脱贫困是一场时间与人力的接力赛。

 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,党和国家为了帮助“直过民族”想了非常多办法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党和政府派工作队进入一些高山深处,教当地群众怎样刷牙,怎样打扫卫生,怎样腌咸菜、做家务……帮助他们学习和掌握最基本的生产生活技能。

  随着经济的发展,通路通电通水,不断完善基础设施。从“用上电到用好电”,从“晴通雨不通”到把路修到家门口。在一些经济条件好的地方政府帮助村民盖上新房子。在自然灾害频发生存环境特别恶劣的地区,帮助村民“易地搬迁”。

  这是党和政府一直以来的政策。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,在逐渐补齐基础设施建设这一短板后,怎么帮助当地人掌握更多生产生活技能也成为很重要的问题。尤其“直过民族”面对的是自身“千年未有之变局”,即让一个民族用几十年的时间顺利走过其他民族几千年的历程,这种困难是非常实际的。

  比如公路修到家门口,有商品意识的民族自然会谋求出路,寻找各种赚钱的机会。但是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社会形态的民族,没有商品意识,让他们自觉形成这种意识又需要时间。

  有针对性的帮扶就变得尤为重要。比如云南电网公司为独龙族乡亲建设书屋,讲解农业科学常识,捐赠电视机、玉米脱粒机、节能灯具等,传递科学劳作、节能用电常识。在独龙江乡中心学校,怒江供电局还为孩子建立校外辅导员制度,定期选派优秀青年员工深入学校带班教学。

  在“用上电”后,帮助独龙族乡亲“用好电”。从2012年10月,独龙江乡实现户户通电,到2019年,建成“互联网+”示范项目。南方电网云南电网公司在独龙乡已投入2.234亿元。乡亲们也从最开始的不知供电所为何物,到现在开草果厂,用电商,生活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在西双版纳勐海县布朗山乡的拉祜族村寨,只有17户人家的曼班三队很出名。过去“村民种苞谷撒下种子就不管了,就连祖先留下的古茶树,也每棵几十元卖了,拿上钱换酒喝。”

  政府两次为其搬迁,第一次投入90万元修路建房,没多久久居深山的村民不习惯又跑回原来的茅草房。第二次,政府投入316万元建安居木屋,配套道路、饮水、用电等基础设施,选址在其原住地山谷的另一边,终于把人给稳住。

  之后派驻的干部通过免费理发沟通人心,带着村民搞卫生,组织拉祜人出山参加民族节庆和观摩活动,多与山外人交流交往。通过“种梦”,激励起大家的脱贫梦想。现在这曼班三队冬瓜猪、茶花鸡等养殖业初具规模,各种果树、茶树和经济作物也栽下山坡。村民也有了新的梦想,“坐飞机去北京”“让孩子读书考大学”。

  在“直过民族”脱贫叙事里,曼班三队、独龙乡的故事同样不是孤例。

  根据《云南省全面打赢“直过民族”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(2016-2020年)》,五年时间里,要通过定点帮扶、扶贫协作、企业帮扶、军队帮扶、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帮扶等多种渠道,动员全社会的力量,从经济、教育、医疗等多个方面入手,协助“直过民族”完成第二次飞跃。

  现在,独龙族、基诺族、德昂族、阿昌族、布朗族、普米族、景颇族、佤族、拉祜族9个“直过民族”已经整族全部脱贫。分布在高山大川里的他们有了人生的新梦想。

  怒族、傈僳族的整体脱贫也要在2020年完成,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重点。

  最后的冲刺

  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两山夹一江,高山深谷的地理天堑导致了怒江州长期的交通落后。至今,怒江仍是全国罕见的“四无”州——无机场、无铁路、无高速公路、无航运。悬在滔滔怒江上的溜索,一挂千年。

  攻克怒江州的深度贫困,首先从交通开始。2014年4月,历时4年建设的独龙江隧道贯通,结束当地冬天大雪封山的历史。2017年8月,北通西藏、南连保山、东北接迪庆的“美丽公路”开工建设。这条全线长300多公里的公路已建成通车串起了滇西北大香格里拉旅游环线,公路两侧广植三角梅、攀枝花等花卉,成为峡谷风光与绿树红花交相辉映的景观公路,怒江发展旅游业的“瓶颈”也将得到根本缓解。

  山陡谷深,生存维艰。怒江州52%以上的土地为25度以上的坡耕地,耕种困难,灾害频发,易地扶贫搬迁成为必然选择。全州贫困人口16.4万,其中10万人要搬迁,从动员群众到搬迁点选址建设,再到搬迁后的产业规划,工程浩大。3月14日19时,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江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的6个配电室运行调试成功,33幢新建房屋内一盏盏灯光瞬间亮起。这也意味怒江州全部84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配套供电工程建设实现“房成电通”。自2016年开始的怒江州10万贫困人口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即将画上圆满句号。

  在就业方面,怒江州在生态扶贫中培育了几大“员”:护林员、护边员、护河员、城乡环境保洁员、地质灾害监测治理员,将解决贫困人口就业问题与保护生态环境实现了有机结合。在产业方面,草果已经成为怒江经济的品牌和农民的致富果,以草果为代表,核桃、茶叶、漆树、菌子等符合怒江生态特点的林业经济正在逐步壮大,以独龙牛、高黎贡山猪、乌骨绵羊为代表的特色养殖业也有了一定发展。特别是一大批农村经济合作社的建立和发展,使村民脱贫致富的脚步进一步加快。

  脱贫并不是“直过民族”的终点。在去年文化和旅游部资源开发司推出的“三区三州”旅游大环线发布会上,大家提出“外地游客对交通、住宿等基础设施要求变得很高”“自驾游为核心的旅游大环线,迫使建设租车服务机构等变得更紧迫”,市场打开后,新的机遇和挑战将再次推动“直过民族”深度参与到现代化的建设中来。

  同样在这个过程中还应注意,任何一个民族当被迫拖进现代化时,或多或少都会经历文化自弃。上世纪90年代,费孝通提出“文化自觉”。“直过民族”在党和政府的引导帮助下,自主的脱贫、进入现代化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的主体性以及“文化自觉”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这也为下一步的“乡村振兴”等埋下更好的种子。

 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刘杰 陈细英 通讯员 殷浩钦 陈铸亮 阿冰梅

相关文章

棋牌游戏 棋牌游戏大厅 棋牌游戏大全 棋牌游戏大全 棋牌游戏平台 棋牌游戏大全 手机棋牌游戏 三多棋牌 波克棋牌 大富豪棋牌